xxps17.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校园 » 校园浪荡史第73章 独门“处方”

校园浪荡史第73章 独门“处方”
上一篇 狂人文生 下一篇 校花
无法观看说明 永久收藏本站

                  第七十三章 独门“处方”
 
上一章节里讲道:为了拯救自己的闺中密友,肖淑贞想了一个走捷径的办法
,心病还得心药医。苏小慧的心病就是怕被男生再伤害,一颗久闭的红尘之心怕
再受到爱人的刀割。在哪里跌倒就得从哪里爬起来,肖淑贞见到自己的学姐并不
是真正的百合控女王,她那一颗尘封已久的心在被自己刺激过后,身体的伤害早
已是好的七七八八了,她现在这么害怕男生那只是她心理的一个作用罢了。要医
好自己的学姐那只有从心里入手,自己身边能找到的好「医生」除了爱郎外,再
也没有第二个人选,何况就心病这门病症来看,自己身边的大肉棒学弟是最好的
人选了。
为了帮助学姐医她的心病,肖淑贞这位小美犬充当起了医生的助手,她紧紧
的捉住学姐的双手,让自己的大鸡巴老公在学姐的两腿间更好的医病种药。好在
这位「医生」的手够长够有力道,不然自己要蹲下来还在紧捉住两条长腿,不累
得他够呛就不错了,哪还有心情去瞧去细看学姐那绝世美穴呢。
苏小慧的小穴果然是极品中的极品,它是一颗成熟了已久的蛤蚌春水穴,两
片大小一致的小肉片肥厚相等,粘满了自己的浪水打湿得红彤彤可爱模样,就象
似一朵迎风盛开的娇艳花朵。那颗早已不甘寂寞的小红豆挺翘在耻毛之下,红红
的、湿湿的、滑嫩嫩的、张罗着它那迷人的光芒,在任天乐的眼底它就成了一颗
可口的草莓,散发着它诱人的芬芳。
任天乐的舌头真的不是盖的,他伸出来的舌头就有近十公分长,就象一只饿
狗见到骨头一样,贪婪舔着高高立起来的阴蒂,先是用舌尖轻轻的回来的带弄,
之后就是用上下两张粗厚的嘴皮子紧紧的夹住这颗鲜果,再用自己的舌尖像蛇信
子一般触碰着阴蒂头,直碰得这颗鲜果在耻毛下轻微的颤抖着。
「啊……要死了……那……那里不能舔的……啊……噢……别夹得这么紧…
…小豆有些疼……噢……全身都没有力了……呀……你这个大坏蛋呀……啊……
流氓呀……专吸……专……咬姐……姐阴蒂的大……坏蛋呀……呀……」苏小慧
张得大大的小嘴不断的呻吟着,她仰起头挺起胸来,身体不受控制曲弓,一浪一
浪的蚀骨之风吹得她「体无完肤」。肉体上苏小慧已不再反感男生的舔弄了,她
现在也没功夫去理会那种反应,她现在被任天乐舔弄得昏头昏脑的,恨不得把他
的舌头全塞进自己的穴巢里。
现在的苏小慧已不再是刚刚进入暗室里的一种表情,她现在被臭男生舔得小
穴直抽搐,全身上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波直冲她的大脑,
全身就像有万只蚂蚁在身上咬在身上爬一般,即有酥畅的快感也有爽中的绞碎,
特别这臭男生的大舌在自己的唇肉和阴蒂上一刮一刮时,所产生的快感就象自己
大脑气氧一般,爽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溶化了,哪还心思顾及那仅存一点的心理想
法呀。
「姐姐,很爽吧,都说大鸡巴老公是一位好医生了……你就慢慢的享受大鸡
巴老公带给你上天堂感觉吧。」听到学姐那浪荡的呻吟声,肖淑贞这位大美女也
有些忍受不住的喘息说。
她看到学姐半躺在椅子上,小脸早已是大红的果子样式,娇滴滴的都快要滴
出水来,再听到学姐那悠扬的呻吟声,声声入耳进闯入她的心窝上,何况她自己
经过任天乐的洗礼之后,身体就变得特别的敏感,她现在所看到的和入耳听到的
,都是大大刺激她呵妮蒙加快反应的原因。
「呀……你这个贱人哦……合着奸夫来强奸姐姐,你这个挨千肏被万操的母
狗呀……啊……」苏小慧对着肖淑贞可没有那么的留口德,毕竟这学妹是自己调
教出来的小淫妇,现在反倒枪头帮外人对付自己,这股恨在心里的痛还是让她无
法释怀。
「姐姐,小妹……小妹可是为你好呀……呜呜……姐姐,你还这样骂人家…
…」见到自己的好心好意换来的全是姐姐误会与羞骂,小小的心灵上还是受到不
小的打击,肖淑贞委曲的低下玉首轻轻地抽噎了起来。听到姐姐那酥骨的性爱呻
吟声肖淑贞还以为明白了自己的用意,现在一听到姐姐那狠毒的骂声心里还是有
一些小委曲,在呻吟声中带着辱骂自然打击不小,所以就忍不住的在眼眶里闪动
了朵朵泪花来。
「呀……死肏!你……啊……以为……在我面……前哭……哭涕……啊……
涕我……就原谅……噢……了你……吗你……哦……这个淫……啊……荡得出
……格的小……淫……啊……女,最……喜欢……呀……被臭……男人操……啊
……得小……荡妇!……啊……呀……」拼了命都想忍住身体那种蚀骨骚痒的快
感开骂身后的学妹,无耐小穴里传来了一波盖过一波的潮水打在紧缩的宫壁上,
爽得大脑直缺氧一般两眼直翻白。
尽管身体性趣和快感不断加强,苏小慧还是想用毅志力来压制这感觉,无耐
越压反应就越强烈,心里在想自己这一次怕是「劫数难逃」了。对此,苏小慧不
管身心的反应如何,她都在呈嘴能的向着这位「吃里反外、恩将仇报」的学妹发
起口头上的攻击。无耐两腿间的舔弄实在是太酥太麻太痒太爽了,她只能一边无
耐的呻吟一边断断续续地粗狠的骂人。
「姐姐,小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小妹对你的心还是没有变的,真的,
这次都是为了你……为了给你医病呀……呜呜……」听到自己亲密姐姐这么说自
己,肖淑贞真的是委曲的掉了眼泪。好在她的意志坚定不然她这护士长的工作真
的会做不好。肖淑贞倍感到委曲不由的落下了两串清泪来,好在她还知道自己现
在最主要的事情,不然真的会甩掉手中的玉手哭地跑开。
「贱货!啊……哭什……啊……么哭呀,呀……全是…………你的错,你…
…这个挨……肏的淫……妇……啊……」
「呜呜……不是的……呜呜……」
「喂,老婆,你别跟她说这么多,她是在引你上勾呀,你千万别心软呀,不
然……」在大美女学姐的胯间不断的舔弄指奸着,可自己的耳朵并不聋他清楚的
听到苏小慧这学姐的狠毒脏话,再听到自己女人的委曲低吟声,他实在受不了,
松开嘴巴上的嫩肉抽出屄里的舌头,他紧紧的捉住丝袜美腿站了起来。
他知道如果苏小慧这鬼灵精怪的学姐再这么的叫骂下去,自己的老婆思绪就
会混乱,到时自己就少了一位得力的帮手。一边肏着百合控的学姐一边让被控的
学姐看一看,这种心理的快感不是肏穴就能享受得到的,所以他心里最为黑暗的
一面,就是想把这两位全校最有名气的大美女主播压在胯下,随心所欲的肏着她
们的小嫩穴,再听着两位大美女学姐天籁之音般的呻吟声,就是皇帝也不过如此
呀,计划好好的事叫这大美女学姐搅弄得帮手都处于一个混乱的局面,自己再也
沉不住气的向大美女学姐点明学姐的那种下三滥的手段。
「……啊,是哦,差一点就上了姐姐的当……还是大鸡巴老公精明……」听
到任天乐这么一说,肖淑贞顿时一震,还有些伤郁的小脸瞬间雨过天晴般绽放开
来。
女生的小脾气真是让男生捉摸不透,刚才还要哭涕涕的美女一下子就转变为
迷人的笑脸,看得任天乐又是目瞪口呆来。女生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相当不慢,
这不,肖淑贞一想到学姐那羞辱的脏话背后是如此的策略后,不顾美眸里的珠光
闪动小脸一下子就绽开,对着任天乐报一个娇媚的微笑后,她一言不发的看着愤
怒的学姐,紧紧捉住青葱玉手充当好护士长的角色。
「唔,小母狗,你可要捉紧哦,等一下老公会好好的报答你的……」任天乐
撅起嘴来对着肖淑贞笑了笑说,那个报答说得特别重,像似要表达某种意思。
「哼!报答!不就是要狠狠的肏那贱人吗什么报答不报答的,想玩人家女
生身体就说玩呗,竟找那些堂而皇之的借口与理由,真没见过比狗还贱的东西…
…啊……贱狗,你要干什么!」趁现在这男生没有舔弄自己的胯间小穴,在心
理现肉体都受控的情况之下,苏小慧对着这对不知廉耻的男生狂骂了起来。
尽管自己的身体现在还有些微微的颤动,尽管自己的身体已不再对异性产生
以往的那种排斥,尽管刚才那舔弄的感觉真的让她有上天入地的快感,可她从心
理到生理还是对男生有着一定的抗御因素在里面,所以骂起男生来可以去到很尽
头。
「我肏!真是肏不到肉不知老子有多能干!还敢当老子的面骂老子的女人,
你死定了……」任天乐低头观看自己高高翘起来大鸡巴,他摆正自己站立的位置
,他要让自己坚硬的分身对正那左右分开的湿缝,他要让这位嘴里骂人骂得欢的
大美女学姐跪地求饶,他要让这全校最有名气的大美女在自己的胯下委婉承欢,
求自己不断的肏她的小穴。
男人是该显出他那傲人的本钱了,一嘴的淫水浪汁使得他粗壮的大肉棒不停
的肿涨,特别是从舌苔上传来美女那骚骚、腥腥的淫水味儿,使得他满脑子产生
大量淫欲信息,阴茎不断的加壮加粗,直涨得他包皮发痛发疼,盯着高高翘起来
的龟头,那里早已是黑光闪闪的大蘑菇头,青筋错综有致的布满在肉皮上,硬梆
梆的就象一支铁棒一般,散发着热腾腾的火气。是时候塞进它该泄火的地方了,
在那一片还是神圣的沼泽之地!
「啊……你要干什么,你这只狗公……你……你……不要……不要……噢…
…唿……不行,不要……啊……」从肉唇间传来一阵阵的划拨感觉,苏小慧知道
在自己两片肉唇中间的是什么。
自己也好与学妹也好,从唇间传来的感觉没有像这次火一般的强烈,以前用
过双头棒在唇间磨擦,有过一阵阵轻酥撩痒的快感,心里也兴奋过好一阵子。可
如今在自己唇间磨蹭的是一条热腾腾的东西,它就象火一般的撩过自己的心脏上
,热得自己全身骚痒难耐。
自己的身体在那一次之后,再也没有异性的条状物光临过,如今来了一条热
如火硬如铁的肉棒,在刮弄自己柔软滑嫩的唇肉同时,苏小慧大致也猜到了这根
虫子的大小分量,那将是前所未有的粗大呀,比家里的那条双头棒还要略粗几分
呀。
以前的男朋友才这么一小条都让自己几天走不了路,现在这条……那自己会
不会一个月下不床呀,妈呀,救救我呀,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走了一个害人的
小虫子,现在又来了一个割心的大蛇。一想到这里苏小慧刚才有些霏红的小脸现
又是苍白无色,一股钻心的疼还没有开始就已是渗透在自己的脑海里,苦楚不尽
,痛感再来!现在的苏小慧可以用恐怖来形也不为过。小脸扭曲得就象死神光临
一般,刹时间凝聚在脸上。
「要干嘛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当然是肏……给你看啦,刚才已用舌头诊断
过了,现在准备开处方下药,要忍耐一下哦,毕竟太粗了,不过很快就会好的,
到时你会爱不释手的,天天都想要……」任天乐一脸的坏笑看着抬头惊骇的学姐
,看到她那扭曲的小脸任天乐打心眼里都想笑出来。
看着惊骇的小脸任天乐并没有停下唇间的磨擦,楞着就把龟头在挺立的阴蒂
上来回的打滑,在两片唇肉间抽动,还时不时的把龟头移到美女学姐的菊花上,
就这样这具粗硕的毒黑蘑菇头在美女学姐的三点一线上来来回回的磨蹭,直磨得
阴蒂发颤唇肉发抖菊花黄萎。
「不……不要……不要……啊……快,把它拿走……不……」苏小慧虽说看
不到唇间来回磨蹭的大蛇,可从它的滑动力度与散发出来的热量和肉触动的硬度
来说,这都是一个可以撕裂自己无数片的凶器。她两眼透出惊悚、无助的目光,
眼里直打转着点点珠光,表面极度恐惧。
「不可能拿走的,刚才你不是嘴硬,骂老子的女人骂得好爽嘛,你也该让它
爽一爽呀……」
「……我……我不骂了,我……不要……不要在那里弄……我会……我会死
的……」
「怎么会哦,当然会让你「死」啦,哈哈,是爽得要死呀……」
「不!我……不要……」苏小慧很想求他,可是见他那淫笑面容,她又开不
了口。
「不要干嘛……是不要停吗放心,老子是不会让它停下来的……你就放心
的「死」去吧……」看到自己的龟头粘够的美女学姐的淫水后,任天乐知道将要
下来的时间是多么的销魂蚀骨,毕竟这又是一类的极品美穴。任天乐自己都感到
幸运,先是肖淑贞这位学姐送上了她的极品玉壶春水穴,现在又玩干上这极品的
蛤蚌美穴,美女中的极品名穴自己一下子就光临了两个,夫复何求呢
「不……不要……求……啊……我的妈呀……疼死了……唿……呀……别动
!……别……呀……」苏小慧正想开口求饶这挺着巨器的男子,只是话还没有说
完她就感到一股涨裂的巨疼从蜜道口处传来,一下子传遍了整个全身,疼得她四
肢僵硬脸色发青,冷汗直渗。
此刻的苏小慧象似有人在自己的阴道里钉入一根木棒,涨得自己从心坎上从
两边分开,一股钻心的疼直叫她汗如雨下,小嘴不断的打着疼痛的冷颤。看样子
任天乐的大棒确实有够份量,只是进入关节就让美女学姐如此惊怕失色。苏小慧
这一脸色变化全然没逃过肖淑贞的观瞻,见到自己的亲密闺友如此难受,自己在
心里一百个问号:「不是吧有那么难受吗自己第一次也不会让她这么飙汗呀
是不是心理在作用呀姐姐,你千万别有事呀,不然……不然……」
「大鸡巴老公,你看,姐姐她……」见到学姐越来越苍白的小脸,小嘴儿正
打着颤抖,两眼紧紧的闭起来,眉间紧紧的锁定象是强忍受着无比的巨痛。
「嗯,她怎么会这样呀,她的小B 虽说包得我的鸡巴好舒服,但也不会让她
难受得如此呀……小母狗老婆,你们玩双头棒时那个胶棒有没有老公的粗。」
「好像好差不多,嗯,又好像是老公的大鸡巴粗一些……但也不会如此难受
呀……呀,大鸡巴老公,你是不是没有等湿润才插进去呀」
「怎么会我刚才有舌头舔都舔出水来,不信你看一下……椅垫下全是水印
还没有干呢……」
「那姐姐为什么会这样呀」
「这……对了,是不是她的心理在作怪呀……」
「啊……也许是啦……要不大鸡巴老公,你别动,等姐姐适应了你的尺寸后
你再抽插……」
「嗯,好吧,反正大鸡巴老公也想停一停……你学姐的小穴真紧呀,果然是
一品美穴,包得大鸡巴好舒服……」
不用肖淑贞说任天乐也要休息一下的,因为他刚才插进学姐那极品蛤蚌穴时
,好象里面有一双滑滑的小手紧紧的捉住自己的龟头一般,随着自己缓步而前插
腔道时,这双滑湫湫的手则是紧紧的裹住龟头象在帮自己打飞机,好象有千只手
指在龟头的沟渠里拔弄,爽得他差一点控制不住在这蜜道中喷精。
而这蛤蚌春水穴在润滑足够后,这腔道就象一条小小的喉管一般,一层一层
的极品嫩肉紧紧的包围棒身,在没有插入巨棒时,这条通道就象一条小小的水口
,随着巨棒的插入它当然是紧紧的裹包着异类,好在有着淫汁浪液作为润滑,这
条紧而窄的腔道原本就是寸步难行,再加上被嫩肉滑肌紧紧的挤压黑蘑菇头与棒
身,任天乐想不爽都难呀。
一股强而有力的吸吮之力紧紧的含住龟头,在那大毒蘑菇头上不断的用着她
的腔肉壁肌紧紧箍着,好在子宫蜜道里有大量的淫水,不然这一有力道的吮吸之
势定会让任天乐狂泄不止。虽然只是插进一半,可这快感并不比全根覆没在极品
美穴里差,也好在只是插入半根如果是全根插进,这种狭窄加蠕动的腔肉必让任
天乐大泄为快。
「噢……极品就是极品,一插进去就能让人爽得上天……哦……想不到这美
女的小B 里还有嘴巴的东西呀,一吮一吮特别象小母狗的嘴巴那样玩深喉……噢
……噢……嗯,还有像几双小手一般在棒棒上挤压,真的是太爽了……」
「你就在那里臭美吧,什么像我的小嘴巴那样,大鸡巴老公……你是不是插
到傻了」
「哦,疼呀……又涨又疼……整个身子象似要被撕裂一样……」过了一阵子
后,苏小慧才慢慢的睁开自己的美眸,只是在美眸中闪动了多少的珠光。脸色也
没有刚才那么苍白了,但还是一样的无没有血色,样子就象大病初俞一般,苍白
的小脸一点血色也没有,泪花暗闪的美眸一点精神也没有。
「啊……学姐,你还好吧……」
「你……你这个贱……啊……好疼……不知道,好象从心里被撕裂开一样…
…」想开口怒骂这帮凶,可是一见到她那关切的目光是那么的真挚,苏小慧也发
不起火来,她只感到自己就快要散架一般,疼得让自己不受控制一般。
「小美人,你醒过来了」
「你……你这个禽兽……你……哟……呀,疼,别动……」正想开骂又感到
穴中一股陌名的疼叫她收嘴。
「美人,我没有动呀……你别动气,你一运气就会让腹腔收缩,那这样你的
小穴就也会收缩,那你的阴道相信也会跟着蠕动,如果你不怕痛你就开口大骂…
…」
「你!哟……你这个连狗都不如的禽兽……你……」
「嗨,美人儿,你说这句话就有病句了,狗本来就是禽兽一类,连狗都不如
的禽兽,那是什么动物呀」
「你!哟……疼……」
「都叫你别动气了,你偏不听……怎么样,受苦的可是你哦,我可很爽,你
一动气你的小B 就包得老子的鸡巴特别的紧,太舒服了……要不你再骂一骂」
「你……你这个无赖,下流的小人,好色的狗公……啊……」尽管自己已是
轻声怒骂了,可还是有一丝丝的痛楚从小穴的宫颈和腔道处传来。
「呵呵,好舒服,你再骂呀,你越骂我就越爽……」
「大鸡巴老公,你别再气姐姐了……姐姐,你第一次与男生做爱是不是象这
次一样的痛呀」肖淑贞虽说在边上帮助自己的爱郎,可是她作为这次的主谋之
一和尽职的护士长,她没有插嘴打乱自己爱郎与学姐的对话,反而沉思于自己第
一次与任天乐做爱的情景。
自己是过来人,虽然自己的小穴已经过胶棒的洗礼,可自己的第一次并没有
向姐姐那么疼呀,何况姐姐的小穴也经过无数次的胶棒抽插过的,就算她的小穴
蜜道很窄也不至于这么痛呀,除非……除非她心理还存在第一次的痛感,这是她
的心理反应,也就是她心病!有了这个分析肖淑贞这位精灵鬼才有问学姐的这一
出。
「啊……你这个贱……哟,疼……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一阵疼痛
感又传来,苏小慧急忙收气不敢动怒骂人了。
「不,姐姐,你要告诉我……」肖淑贞又开始了她那好学多事,打破沙锅也
要知道结果的本性来。
「我……我就不告诉你,看你能把我……」
「你别象小孩子那样了,你就不能认真一点吗!」见到学姐那恼羞成调戏
的脸色,肖淑贞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等姐姐把话说完,她就一百二十个分呗一出
,吓得苏小慧与任天乐两人都不可思议样子看着肖淑贞。
「小母狗老婆,你没有事吧」「……妹妹,你……你……我……」两人异
口也不同声则是时的说。
一个是关心的口吻说道,一个是不明所以的说道。在一个环境里突然一个高
分呗的声音响起,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引了过去,原本苏小慧想说的话也被打断,
她刚才还真有一些恼恨的心理在作崇,现在被这一大声叫喊刚才的心理瞬间消失
,她震颤望着这位即可爱又可恨的美学妹,真不知她这一叫是为何。
「大鸡巴老公,小母狗没有事……姐姐,请你认真的回答小妹的话……」肖
淑贞的脸上出现从来没有过的严正神色。
「……我……我……」见到这位小学妹脸色是那么的严霜待己,苏小慧还是
有些心虚的说着:「嗯……叫姐……姐怎么说……呢这……次的感觉……跟第
一次……是一要样,很……疼……也很……痛……」说完这话苏小慧自己都感到
脸有些热,自己的第一次欢爱不但没有成功反而是人家的取笑理由,怎不叫她羞
辱呢所以她一直没有跟肖淑贞说守自己第一次的感觉,如果不是肖淑贞自己猜
测想必她还想把这见不得光的事埋藏在心里,永不见光。
「这就对了,一定是这样的……姐姐,你试着放松……」肖淑贞象发现新大
陆一般欢喜叫起来。
「怎么了,小母狗老婆……」一时还不明所以的任天乐,挺着插在小穴里的
大肉棒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见到她一惊一咋的样子,任天乐不用深猜也知道
她找到了药引的所在,反正今天除了来给她专访外这个「药引」自己也是很乐意
当的嘛。
「……什么对了……什么放松……你这小浪蹄要……要说什么……」
苏小慧也是跟任天乐一样不明原因的看着这个闺中密友。尽管自己心里还有气,
可见到自己的闺中密友所说的话让她云里雾里的。
「姐姐,正所谓来得好不如碰得巧,即然今天小妹与大……老公玩嬉给姐姐
碰到,我就想让老公给你医病……」到了这一步肖淑贞知道怎么也得解释清楚自
己的所为了,为了给学姐寻找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药引,自己可是费尽心思了,谁
知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有,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即然自己的好事给学姐撞破了
,那就要好好的用老公的大鸡巴给姐姐医一医心病。
由开始到现在,自己的决策都没有错误,现在听到学姐那刻骨铭心的叫苦时
,她才真正的发现学姐的病因在哪里中国中医里面的望、闻、听,切,问果然
博大精深,望其挨肏的神色,闻嘛就要问任天乐了,毕竟用舌头比用鼻子来得更
准确得多,这切嘛现在捉着她的手腕很清楚她的脉搏跳动是如此的紧张激动,这
听嘛现在不正是打听到了吗如果自己不是亲耳所听这病因就不会这么容易发现
,这问嘛不正是自己刚才问了姐姐所知道的原因吗
「医病!什么病!我我没有病,我都跟你讲过多少遍了,我没有病!
哟,好疼……」苏小慧一运气便感到从小穴里传来陌名的痛楚,疼得她后面的话
都不敢大声说。
「姐姐……」
「你!你这个小浪蹄合着一个臭男生来欺负姐姐,就想按个什么名词,你这
个贱得出面的淫妇……哟……疼……」听到肖淑贞小学妹旧事重提这病因的事,
气又不打一出来。可一动气小腹又是一阵轻微的疼痛。
「姐姐,不是你所说的那样……小妹,小妹也跟大……老公玩过,可从来没
有试过象姐姐那样……这绝对是这样的……」
「你!你知道什么你学过几日的人呀,你现在所知道的全是我教你的,你
有什么好神气的……」
「错,姐姐,小妹从来没有神不神气的,只是小妹一直觉得姐姐在害怕一样
东西,刚开始小妹不知道姐姐怕什么,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姐姐在害怕初夜的那
一次经历!」
「我……是,我是害怕……那……那又怎么样」苏小慧确实在怕一样东西
,情况已经很明确了,自己没有必要再隐瞒。想起那一次痛苦的经历,苏小慧都
觉得毛骨悚然、悔不当初就这么轻易的失身于男生胯下,弄得自己痛不欲生,最
终害得自己失去很多东西,比如男女做爱的高潮。
「姐姐,你,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明白,什么明不明白的……」
「男女结合是天经地义的事,是一件让文明无限延续下去必不可少的神圣方
式。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第一次结合都是值得永恒追忆的事。第一次的感觉是
刻骨铭心的,是幸福源泉的代言。你知道吗,第一次对于女生来说是多么重要的
大事呀!」肖淑贞一边神彩风扬的看着任天乐一边继续说她的感受:「没错,第
一次应该是痛的,应该是痛得彻心彻骨的,那样才让女生永久回味,回味那少女
与女人之间的情感。很遗憾,我的第一次并不是很痛,这可能跟姐姐你常玩互动
的原因吧,总之第一次给大……老公插进身体里时,虽说不是很痛,但却是很饱
涨很充实很安全的感觉,老公的大肉棒在身体里一耸一动,它每耸动一下都是那
么的有力,那么的让小妹魂不附体,那感觉真的很好,好得自己都不愿在它的梦
里醒来。」
肖淑贞看了看椅子上的美女继续说:「真的,即使老公的东西很长很粗,他
不断的抽插顶到肚子上的感觉让小妹更加真实感受到作为女生的好,那种被征服
的快感真的是很强烈,宁愿就这样的被他永久的插在身体里,一股一股的充实感
觉会让你情不自禁喜爱上它。它越插得深自己就越能感受到它的强度与深度,那
是一种情郎对他爱人的深情表现呀,小妹很喜欢,真的,就算大……老公的大家
伙顶到心里时所产生的疼痛感是那么的强烈,可小妹还是依然的深爱着这种被霸
道的爱抚,它能让小妹放弃眼前的一切,只想躺在自己男人的怀里,感受他那一
阵阵的抽动与力道,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汗味,听着他在自己身上大力耕耘的
气喘声,看着他为你不断着迷不断冲击的样子,小妹才深深知道幸福的男女就应
该是这样。」
肖淑贞一口气把自己在爱郎怀里所享受到的幸福一字不漏的全说了出来,那
两位听众在慢慢地消化掉美人嘴里所说的每一句。采访室里静得能听到心跳声,
任天乐没有理会插在穴里的大肉棒是如何的涨硬,也不理会躺在椅子上的美女是
什么样的表情,他现在只有深深的情意望着对他露出幸福微笑的大美人,眼里喷
出来的全是爱的火花!
而苏小慧此时也象一只温驯的绵羊一般,她仰起头来看着这个布满幸福小脸
,她都有一点点的妒嫉了起来。这个曾经的闺中密友可没有象今天这样跟自己说
过这话呀,难道她真的是为自己好她所说的第一次真的是那么好吗为什么自
己第一次就没有她所说的那样经历呢第一次真的很痛耶,自己就象被活生生的
撕裂一般,哪有小妹所说的那样好呀是不是骗人的呀可是小妹的眼神真的很
坚定哦,看样子又不象在说假话,难道我的第一次是失败的静静的看着椅子后
的闺中密友,她眼里的所流露出来的幸福目光,是多么的让人羡慕呀。自己的思
想天秤已是慢慢的向那幸福的天堂倾斜,苏小慧静止的时间里大脑正高速运转着
想着学妹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段句话。
「……妹妹,你……你没有骗我……」对,第一次的感觉应该是痛的,痛
过之后应该就是好的。苏小慧望着这个闺中密友还是有些担心的问。不过语气已
由刚才的责备与怒叱变成了温和,相信她已有了自己的想法了。
「嗯,姐姐,妹妹从来就没有骗你,妹妹……妹妹还想让你尽快的恢复,好
让……好让……」
「好让什么……」见到学妹吞吞吐吐小脸有些微红的样子,苏小慧不由的问
道。
「大……老公实在是太强捍了,小妹,小妹一个人承受不了,所以想……」
「呀……原来,原来小妹你是这个意思的」
「嗯,一开始还不敢想拉姐姐进来,想等过段时间再跟姐姐聊一聊的,没有
想到今天……」肖淑贞这时的声音小得只有她自己能听到,小脸两颊已是红珠润
光,霏色得很可爱,就象一位可爱的小女生。
「没有想到会被姐姐碰上,是不是」苏小慧早已没了刚才一进门那种飙捍
怒叱的火气了。
「嗯……」现在的肖淑贞象一位小淑女但更象一位做错事的小女生一般,红
着小脸不敢看着自己的姐姐只是低着头儿。
「妹妹……刚才我……」苏小慧也识意到自己的语气不好。
想一想与自己生活了三年有多的女伴怎么会背叛自己呢至少不会与外人一
同伤害自己呀。自己真的是不经脑子在意气用事呀,都是自己被怒火冲晕了头,
谁都可以不相信唯独小妹对自己是最好的,从一开始就是自己带着她入门的,从
一开始到现在小妹都没有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对自己都是言听计从,在自己不
开心最失落的时候是她陪伴在自己左右,她是自己的快乐源泉更是自己自信法宝
,跟她所做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场欢爱都是那么的刻骨铭心,她带给自己很多很多
的快乐,可她自己从来没有要求自己为她做些什么。
今天,就为了一点小事就对她恶言相向,自己这么做是不是为免太小家子气
了对,我还是她的学姐呢,学姐就应该有学姐的风范,何况她并不是不要我了
,她只是在跟一位小男生玩过家家的游戏罢了,玩厌过后还不是回到自己的身边
来。现在她所说的医不医病这已不重要了,更何况自己已经跟她说过自己没有病
的,她现在这么做一定是受了这个臭男生摆弄罢了,总之她的心还在我身上就好
了,别逼得她太紧不然她真的不回头,那我的苦日子就无限期的延长了。
这么好的妹妹差一点就被自己给气跑了,我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我可不
想再回到那个孤零零寂寞难耐的日子了。苏小慧在心里不断的盘旋着,只要自己
心爱的小美女不离开自己,那自己是不是应该稍微的放纵一下她的所为呢可是
,她所说的第一次感觉真的是那么好吗
现在的苏小慧已不像刚才进门那一沷辣作风与气愤的态度,她可在沉思着如
何留住这位心在自己身上的小学妹,对,她一定是被这臭男生搞得昏头转向的,
不然也不会在这里与臭男生发生关系。还说什么心病要用心药医,还自以为是的
认为她的臭男生能医好我的良方神药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谈嘛,还有她所说的第
一次是不是真的是那样呀
这位身插男生异物的校刊美女主编正在想着自己的心思时,全然不知肖淑贞
与任天乐两人正心意相通,四目传情中。
肖淑贞所说的第一次实在是太让任天乐意外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第一
次会让肖大美女如此记忆犹新还深感明言,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就是跟玉
女欣相欢时她也没有在任天乐面前提起过,自然,肖淑贞的话就会让任天乐大为
感动。
一个男人能把自己喜欢的女生操得让她在你面前说着感言的话,这是一种自
豪更是一种骄傲。任天乐明白肖美女说出这番话的深意,她要任天乐挺着他粗壮
硕强的大鸡巴,把这位第一次就被吓怕的美女学姐操得时光倒流,重温女生第一
次与男生结合的美妙过程,好好的享受从女生变为女人的神奇旅程。
他(她)们这两位不是情侣更似情人的心思对话,苏小慧是怎么也不会听到
的,那肖淑贞所说的美妙旅程会实现在受过伤害的学姐身上吗她所开出的另类
处方会如意的进行下去吗存在苏小慧心里的那一点心思会被长枪巨炮给瓦解吗
欲知后事如何,请接下回分解!
 
无法观看说明 永久收藏本站
上一篇 狂人文生 下一篇 校花